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盜墓/花→邪,隱瓶邪]戰前。



微博活動【盜墓九門十二國】主戰場第二戰:花國VS.吳國,應援吳國的小段子。

轉發分輸給花國但基礎分險勝,有支援段子真是太開心了!吳國最高XD
之後如果戰場和吳國有關會繼續擼段子出來,建立在相同的背景下。

……其實我古風背景苦手,真的囧



【背景】

吳邪是吳國唯一的王位繼承者,此前作為一個閒散的小王爺過得自由自在,西湖邊有間屬於自己的小舖子,不時溜出宅邸帶著隨身侍從王盟去當店老板和夥計。
性格隨和沒什麼架子,也因此挺能融入市民生活,尋常人家只當他是個有錢的公子,不知家世。
並不知道二叔三叔派人私下跟蹤保護。

以吳老板的身分認識了流浪遠方周遊列國的張起靈,日後張起靈成為並瓦國君王也和這段相識有關(腦補打住!)。

吳國屬於偏安南方的大國,氣候合宜,多山多水,相較他國有如水養出來的溫潤,從祖輩以來就與各國交好,不爭強,安於一方,傳到吳邪父輩這代,吳三省是個狠戾的主,南征北討,儼然有一方獨大的趨勢,打亂周邊各國本就隱隱牽動的平衡。而後發生了許多事(類似想吞併他國的設計陷害挑撥什麼都來,然後就有理說不清的準備開打了),目害國與並瓦國作為戰亂的首波率先開戰,而在吳國這邊,將軍吳三省失蹤,攝政王吳二白隱於幕後,政權大亂,吳邪迫於情勢只能靠著結盟國,花國君王解雨臣的幫助,整頓勢力,預備重掌吳國。

此後將會是一個新的平衡局面(設定越來越多趕快打住……!)






【正文】



做古董生意的有句行話,道是「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湖邊座落的一家古董鋪子開張至今也有了幾年,吳姓店主似乎將這名句貫徹得實實在在,邊上幾個鄰里店家還真沒見過這種歇息比做生意時間要長的。

說起這位吳老板,比起像個生意人,更似富家公子出身,年紀不過弱冠,笑起來又更年輕些,眉目讓人看著舒心,一點都沒沾染上銅臭,難得幾次與人講生意,聽他娓娓道來一件件古物背後來歷,竟讓人連砍價的脾氣都被磨了去,因此交上朋友的也不少。

吳老板閒散時會拎著把扇子上街坊溜搭,逛逛集市,買點小玩意兒,末了總會進茶樓喝壺茶,聽聽故事。沒人知道吳老板的來歷,家世如何,也沒人膽敢去問,雖說吳老板看來和氣,有些話在他面前卻是怎麼也說不出口,就怕冒犯。

隨著外國局勢有如兵器磨刃而過的鏗鏘銳響,吳國仍是一派昇平氣象,南方水鄉空氣浸潤並掩蓋了境外戰亂的氣味,而吳國皇室的暗潮湧動離老百姓的生活太遠。這些日子吳老板來店裡的時間是愈發地少,等有人問起,大夥兒才驚覺都過了一年半載的,久沒見到人,卻也不像出事,鋪子總有夥計前來掃除,說是吳老板交代下來的。

時吳國新君確立,距即位還有兩月。



「乘舟遊湖賞花,登台眺望群峰,名物特產的也沒落下,這一日行程遊走下來在下不得不嘆服花兒爺的體力,敢問還有哪處想逛的不?」

「過獎,倒是小三爺擦擦汗,找個地方陪著你休息也無妨。」

忿忿接過對方遞來的帕子,吳邪胡亂抹了把臉,正打算還回去,一隻手接過帕子,順勢撩起吳邪垂側在旁的髮絲,織物觸感貼上肌膚,感覺到手掌底下的身子微不可見地僵住一瞬,很快又放鬆下來,解雨臣放柔了眉目。

「不是聽說你在湖邊有處鋪子?不如散步過去歇息罷。」

「……不。」

猛地退開一步,單字透出的拒絕意味強烈的不能忽視。吳邪有些不自在的扯出笑意,「小花你看見了肯定會失望的,那個鋪子又小又沒什麼能過眼的好東西,寒酸簡陋的緊,帶你去不是怠慢來客嗎。要歇息的話,帶你去我常光顧的一家茶樓吧!」

他避開了解雨臣望過來意味深長的眼神。



南派茶樓的糕點精緻,茶也是好茶,更趕上上回說書的續段,吳邪心滿意足的踏出樓房,也不去管解雨臣打趣他究竟是為了待客還是為己而來。

「小花你不知道,這說書的先生有個怪癖,興致一來連著幾日都講,不管晴雨,沒興致的時候無論賞錢多寡,不說就是不說,還有次惹了人要抽凳子砸他,說書先生倒也硬氣,吼了回去要命一條,故事未完的還有一籮筐!」

吳邪笑得眉眼彎彎,「那次我就在邊上,原先也氣得牙癢,聽他那麼一說忍不住就笑出聲來,結果那人橫眉豎目的回過身來舉著凳子換要打我,要不是小……嗯,一個朋友,幫忙擋住並制服對方,估計我都要破相了。」

「那可真險。」解雨臣笑著附和,裝做沒注意到停頓的地方。「你們吳國街上入夜了也這樣熱鬧的?」

「趕巧遇上了集市,還會有紮花燈、聞香、寫字的爭彩,可比宮裡的那些好玩好看多了。」

吳邪才沒一會兒功夫就咬著個雙餡的豆沙包子,手拿一個冰糖梨子,含含糊糊的說著話,見解雨臣單手把玩著九連環,望向自己的眉目間滿是笑意,他也有點不好意思,正好賣冰糖葫蘆的小販背著草把路過,連忙用空出的那隻手向小販買了一串,遞給解雨臣。


說起這冰糖葫蘆還有段淵源。

在兩人小時,吳國與花國的祖輩交好,經常往來,尚年幼的吳邪曾經到過花國,遇見當時同樣年幼的解雨臣。花國那時並不平穩,解雨臣那派的擁護者正預備推他承繼君位,抹除反動勢力。吳國到訪時機太巧,也有表明陣營的意味,只有吳邪不懂,天真地拉著平日便扮成女娃兒樣子,以防暗殺的解雨臣到處玩,因為佩著花飾就喊人家小花,跌倒在雪地裡明明哭著卻還要拉著小花說不哭不哭,那樣毫無介懷背景的玩鬧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被解雨臣銘記於心。

一日兩人各領了一串冰糖葫蘆,是剛從宮外回來的吳三省特地帶給自家大姪子和玩伴的,不覺間玩得有些遠了,等解雨臣回過神來周邊已經沒有自己的人跟著,待他想拉著不明所以的吳邪回正殿時,眼前倏地一黑,失去了意識。

醒來時解雨臣發現手腳皆被縛住,被關在一個像是柴房的小屋子,不知過去了多久。讓他心涼的是吳邪並不在旁邊。綁他的人不曉得存了什麼心思沒有立即殺他,他此時滿腦子胡思亂想的念頭,也不知是想自己的狀況多些還是擔心吳邪多些,總歸還是糟的比好的多。

突然間外頭傳來腳步聲,還有隱隱的哭泣聲,沒等解雨臣搞清楚狀況面前的門就被打開來,隨著燭火燈籠的光芒和人聲,撲面而來的還有一個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吳邪抽搭著撲跌在他身上,又忙坐起來,然後笨手笨腳的想幫他解開繩子,老半天弄不開來,還是跟在後頭的吳三省幫手。解雨臣被綁了一陣子的手腳施展不開來,一站就腿軟,吳三省想抱他起來卻被吳邪死拉著不放,無奈只好兩小孩兒都抱著。

之後他才知道是被買通的宮女下了迷藥,這才暈過去,反觀敵方還不打算招惹吳國的勢力,沒敢下毒,裝暈的吳邪被解雨臣評為一反常態的聰明外加好運,一路從串子上丟下一顆顆的冰糖葫蘆,竟然沒被有些慌張的宮女發現,最後是讓發現不對的吳三省領著宮犬尋至。


這會兒一個大男人拿著小孩子愛吃的零嘴,解雨臣也沒有任何扭捏,紅艷艷的冰糖葫蘆咬在嘴裡,更襯得他唇紅齒白,眉目姣好,燈火下粉衫青年身姿綽約,於他對面的白衫青年笑起來更是讓人移不開眼,周邊往來不時有歎聲低語,途經而過的人潮為此景放慢步調,就連時間都彷彿減緩了流逝速度,留下一方空間一段寧靜。

吳邪望著解雨臣,目光澄澈,似是多年前那個小孩兒望著自己的模樣。

「小花,謝謝你願意幫我。」

我只是基於盟國的立場扶持對我有利的人執政,不是為誰,不是為你。

「我以前不想要這個國君的位置,可兩個月後就是我的即位大典,世事真難預料,但也由不得我任性。知道你們想護著我,但護不了一輩子,爺爺走了,三叔失蹤了,小哥……離開了。小花你也有自己要擔起的責任。只剩下我了。」

但如果現實允許,我也願意護你一輩子,讓你知道還有我在。

「小花,你看,從前多好呢。」

話一句句似是水過無痕,但石子已落了湖中,沉甸甸的。
解雨臣只是聽著,什麼都沒說。
不容他說。

夜深夜涼,不知什麼時後人潮漸漸散了,花國的暗衛無聲息地遞上了一件月白色的大氅,解雨臣繫好了帶子,抬眼一看,吳邪亦披上了外衣,那是一件近似墨色的深藍色布料製成。要解雨臣來說的話,吳邪應是適合更加柔和,溫暖的顏色,而不是這種黯色。

「小花,你明日就要回國了吧。」

「嗯。」

「下次來,再帶你去那個茶樓,聽那說書先生還有什麼新段子。」

「你來花國,我也會招待你的。」

「我可不要只住在你的宮殿,有誠意點兒的就帶著我去逛你們國內最有名的集市花鳥園!」

這種分別後再會的對話讓他看著吳邪的笑容都有點焦躁起來,忍不住想說點什麼,挽回什麼。

「吳邪,為什麼,我不能去你的鋪子看看?」

方才還有點笑意的人像個幻影融進了夜色再無蹤跡,吳邪神色漠然的看著地面,手抓著外袍的邊緣緊了又緊。

「為什麼呢……小花,不是不讓你去,只是連我,都有點不敢去了。」

「那是一個念想,有那麼多美好的回憶在那裏。」

「但我回不去了。」





回宮的馬車上,吳邪閉著眼睛斜靠軟墊,手捧著暖爐,聽著外邊隱伏的暗衛彙報。

「這麼說花王的探子的確趁著我們在外的時候進過宮了。軍備和邊防的消息有無洩漏?」

「稟王,探子拿走的是已事先換過的假地圖和佈署文件。除宮殿外,糧倉也有人侵入的痕跡。」

「多派人警備,別被點火燒沒了糧草。到明天花王回國前,都別懈怠了。攻來的時機最有可能是在登基大典前,儀式準備照舊,交代下去。」

「是。」

「還有派封書信去並瓦國那裡,商量結盟一事。雖說他與目害國戰事方歇,若我國被攻,並瓦國也難逃戰事的波及……望並瓦國國君是個明事理的人。」


轉著白玉扳指,吳王覺得有些累了。

但他希望再累一些,一夜無夢,也不要夢回曾經湖邊的鋪子,那裏有夥計掃灑,老板品茶,住在鋪中的貴客於大好陽光中只半醒的靠在椅上。


那樣閑靜安樂的過往。










【後記補充】


寫的就是小三爺邁入吳小佛爺這樣的身份轉變,解家與吳家,利字面前,可合可分。如果局勢穩定的話花國和吳國再次結盟也是可能的,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XD

這時候的吳邪還不知道小哥離開後跑去當了並瓦國國王,並且堅守不讓任何國家有機會從他這邊踏進吳國土地。之後吳邪會知道的,因為結盟了XD

其實寫這個吧是覺得幾個當王的都是很冷靜很重大局的,像是小花,藉由干涉吳國內政試圖侵略什麼的,原作裡面他插手吳家產業也被這麼懷疑過嘛。的確竹馬竹馬感情不錯,但肩負一國的擔子畢竟太重。

雖然小哥原作裡為了張家也是拋下吳邪什麼的但我堅信那是為了長遠的未來考量,忍十年不見換後半輩子相守啊並瓦國振作起來守護吳王貞操吳國啊!

壯哉我吳國聲威!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注意事項

薄薄酒

Author:薄薄酒
>>


近況:


最近回歸盜墓,可以再戰到2015年!!!
瓶邪一直線
黑邪、花邪單看食用愉快(嚼嚼)

BG向:
黑寧、花秀、二丫都很喜歡www



IWGP*崇誠
はじめの一歩*千一/鷹一/宮一
TQ*嶋兵
我間乱*亂直/我直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灰走
魔王JR*潤安

破刃之劍
ハイガクラ稗記舞詠
鐵壹智


------


DRRR!!首領控不解釋☆君も今日から帝人信者!!゚∀゚

臨帝、靜帝、戦争サンド為主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噗呼呼呼

沒有HIT這種東西

キタ---(゜∀゜)---!!!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