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我間亂/亂直]鏡花水月



我直前提的亂直。
沒辦法這種模式的亂直我最喜歡了嘻嘻嘻^q^





鏡花水月




屏面上楓紅葉落。

紙本設色捨去金泥塗抹的輝煌風格,以秋景言,僅勾勒出楓紅、涓流,雅歸雅,作為獻禮稍嫌不足。主題不存貴族的奢糜,亦不見一城之主,展現地位與野心應有的霸氣。

六曲一雙展屏落滿了紅葉似血顏色,有著與季節相符,以及暗湧於城內的,隱隱肅殺之氣。


繼承儀式之後已過了二月有餘。
離訂下的一年之約仍有大半時日,在那之前天龜流並不比籌措軍備的計劃重要。各流派的精英被分屬職位,謹慎並安靜的執行命令,武者多血氣方剛、不服管教之徒,好以實力說話,而領導著城裡所有事務的無寶流,實力足夠強大到他們畏懼與臣服。

階級僅次參謀,當主的直屬兵團中,有一特例存在。伊藤亂丸,靠著「服侍」或為「監視」城主一職獲得重用,如是想的人不無存在,對於不輕易動手的亂丸他們始終抱有疑慮。當面挑釁難起作用,有人玩笑似的對亂丸總是緊隨其後、始終只是名義上的傀儡城主,鷲津直善,出言字句嘲諷,並威嚇舉起武器。

直善在這情況下皺了眉,神色冷漠,不以為意。其實誰都不以為意,除了一人之外。

動念之間,亂丸已然出手。

利器切入肉體的速度太快,殘響短促尖銳。比起在意頹倒於地的屍體,其餘眾人緊繃了神經盯著亂丸手中的刀。幾滴血珠在刀鋒流淌,從尖處滑落,於地面潑開艷色。

「出言不遜之人所染髒的路面,未清理乾淨前,還望直善大人見諒,改道而行。」

眨眼間便斬殺了一人的亂丸沒有理會瀰漫著殺意的局面,他溫順地低下頭,平述了對城主的不敬之處。



此刻,一室靜寂。

屏風是雪尾大人,即直善之母所賜。雅具擺放在直善休憩的房室內,彷彿搬進了一景秋日。直善空暇時偶而會看著屏面所繪若有所思。

餘暉滿幕,紅葉似火,從亂丸位置看去,直善扶頷不語的姿態亦如畫面美好,同整個景緻一併入了繪卷。

倘若允許,亂丸並不願攪亂寂靜。他們一向無話,開口勢必相關公事,彰顯出一方的身不由己。

「直善大人。該動身了。」

不同往日交由亂丸打理膳食,雪尾溫婉表示想和兒子共同進餐,同時還邀請了黑鐵陣介。

收到傳話的當下,直善臉色慘白程度讓亂丸不由得微前幾步。

與母親的幾次會晤,直善驚覺曾經那般渴慕的對象如今已無話好談。他仍舊深愛著母親,但也痛苦著。他想起亂丸曾說對於所敬之人的回報方式,不是沒質疑過自己是否就如同他所說的覺悟不夠。

此番邀約,比起自己的答允,黑鐵陣介願意前來更讓直善困惑與警戒。陣介與母親的關係,隻言片語間隱約可見端倪,然而實情如何,當年與今日橫跨了不只一兩個季節......更何況,直善有些冷嘲地想著,在權與利面前有那麼多的無關緊要。

或許自己也是如此。
不過......我間不會是。

想到我間,直善的表情不自覺柔軟下來。

作為隨侍,亂丸無可挑剔。直善卻寧可黑鐵陣介派來的是面生之人。亂丸與我間兩人外貌、性格無一處相似,他卻忍不住比較。尤其每當遇事,亂丸挺身而出的身影都會讓他差點脫口制止,話語在舌間輾轉時才回過神來--物是人非。

有著厚繭的指腹無聲息擦過他的面頰,掌心溫熱平貼,直善回過神來,面對亂丸的踰矩行為,沒有遏止。他在人世的二十個年頭學到最多的就是隱忍,底線不包括自己。於是就連唇貼上的時候連閃避動作都捨去,唯有映入眼簾的墨色讓他呼吸困難。

放任思緒游走,而亂丸默許他的漫不經心。





Fin.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注意事項

薄薄酒

Author:薄薄酒
>>


近況:


最近回歸盜墓,可以再戰到2015年!!!
瓶邪一直線
黑邪、花邪單看食用愉快(嚼嚼)

BG向:
黑寧、花秀、二丫都很喜歡www



IWGP*崇誠
はじめの一歩*千一/鷹一/宮一
TQ*嶋兵
我間乱*亂直/我直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灰走
魔王JR*潤安

破刃之劍
ハイガクラ稗記舞詠
鐵壹智


------


DRRR!!首領控不解釋☆君も今日から帝人信者!!゚∀゚

臨帝、靜帝、戦争サンド為主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噗呼呼呼

沒有HIT這種東西

キタ---(゜∀゜)---!!!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