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灌籃少年》私心推廣文w



最近看完《灌籃少年》一整個燃起來了!
還好沒有被第一部的畫風囧到而退卻,劇情上實在很不錯,就連畫風也是逐漸進步,畢竟是運動類型的漫畫所以我實在很介意早期人物的肌肉線條沒有畫出來這件事XDDDD

而且喜歡上主角真是太好了!沒想到和彥剛開始的搞笑性格是裝出來的,實際上是個纖細敏感的好孩子,開心的時候會露出非常可愛的笑容,好治癒>/////<
不過我比起和彥所喜歡並且認同的瑞穗,還是比較喜歡天童寺。
如果能有個番外或者是之後會講到天童寺隊過去的情形就好了啊啊啊,我總覺得關於和彥離開天童寺的原因還沒有很明確說出來,大致上理解了,總覺得缺少一個關鍵的環節,促使他真正做出決定。
大概要等很久吧現在和成田中央的準決賽都沒打完,應該說打得很艱辛到底能不能順利晉級呢......

其實我是和彥本命然後配對支持見下(慢著話題跳太快





1. 哲太x和彥


單手灌籃,球以疾速穿過網落到地板上彈跳起,比賽結束。

沖繩隊嘉手納西高中的勝利。

個子不高的王牌被隊友圍繞著拍肩稱頌,毫不造作的笑容相當好看。

隊友中有人抬頭,忽然間發現了什麼而開始鼓譟起來。

「樓上!」

「哦哦是哀川!」

「瑞穗的球員都來看了嗎!這下不是了成了觀眾的基本固定班底!?說好的滿場群眾呢!」

「喂喂底下的我們瑞穗只是路過!」

「距離太遠了吧!?」

隔了一層樓,兩隊大聲歡鬧著,吵雜中見城哲太清楚聽見了對方的聲音。

「哲太真的好厲害!超喜歡呢!」

毛線帽包裹著亂翹的頭髮,大半身壓在二樓看台欄杆,顯得動作有些危險的哀川和彥大力揮著手,完全看不出是三年級學長的清秀臉龐掛著大大的笑容。

身為天才球員,幾乎什麼不可能的動作都能被做成的傳奇得分人物,哀川仍然在球落進籃網的瞬間不吝嗇的表露崇拜之情,孩子似的。

哲太高興的笑了。

「我也很喜歡你的。雖然不想輸。」

「我也是啊!啊啊怎麼辦好想立刻和哲太單挑一場!」

毫無敵意,滿是互相欣賞彼此球技的融洽氣氛,兩隊王牌旁若無人的對話讓一眾隊員不由得靜默下來,很是尷尬。


「雖然知道他們不是那個意思......」

「關鍵字不要隨便省略啦!」

「難道他們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天然!?」



沖繩隊的得分王牌,哲太的笑容超清爽啊啊啊而且他跟和彥兩人打球的氣氛超好XD
這一組合光是站在一起就讓人覺得超級清爽治癒(捧臉)
漫畫裡很多人都對和彥宣戰過,可我印象中和彥只有對哲太是不吝惜讚賞之詞,並且和他打球對上還是會露出充滿戰意的笑容,就算是比賽也打得很勢均力敵和開心。

如果和彥真的攢夠錢會去沖繩找哲太打球的吧肯定超歡樂wwwwww








2. 天童寺x和彥


說不意外是不可能的。
並沒有想過天童寺的成員會來,阿澤上一封的來信也完全沒提過。
時間彷彿定格,卻再也不回不到過去。

出神間隊員和武藏他們的對話沒怎麼聽進,直到鐮倉結論似的說了這麼一句:

「......不要讓我們看到你們打輸比賽嘛。」

哀川和瑞穗的成員一樣驚訝,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被石井一把護到身後,身高絕對性的落差讓他只能從石井和高階相鄰的縫隙間窺見阿澤等人的表情,石井指著對方三人異常認真的說話,哀川感覺到手腕被握得死緊,在石井說自己喜歡瑞穗球隊,一臉看似鎮定的表情,忍不住高興的笑了。

除澤登以外,鐮倉和武藏都愣住了。

無論是很開心的笑著,或是和隊友坦率的對話,鐮倉喃喃道:「原來你也真的能用這種表情說那些話啦......」

在不知道的地方,被不認識的人影響,開始有了改變。
天童寺時期的比賽,哀川和彥即使球進得分獲得勝利也沒有露出過如此放鬆愉快的笑容。

武藏把鐮倉推到一旁,「如果你們維持現在的狀態,那以前只有五個人上場打球的狀況還比較好。」

「......你說什麼啊?」並不是挑釁的回話,石井沒有反應過來。

「和彥他可不是打輸了也沒關係啊。」

澤登沒有制止武藏剖析瑞穗球隊的舉動,只是看著被隊員用種保護姿態護在身後的哀川。他知道武藏想說什麼,這也是為什麼會邀他和鐮倉來的原因,在跟籃球月刊的編輯小姐通過信,知道瑞穗概況後就有這種打算。他想同伴們看過比賽後也是這般想法。

話語帶著貫穿身體力道的說服性,那是挾帶著經驗與實力所擁有的力量。

為什麼說這些話?挑釁?這球隊還不至於強到這種程度。

「你們如果只靠和彥的話根本打不贏,」澤登看著哀川逐漸銳利起來的眼神,語氣更加平靜,「爬得越高越難贏......!」

別再浪費了和彥的能力,別再讓他輸。

「如果你們想讓哪個得分員更加活躍的話,其他球員的輔助是必要的。這樣你們瑞穗可以變得更強。」

這同時也是你們瑞穗獨佔和彥所應當要負起的責任吧。



前男友這個說法太讚了遠也(爆笑)
七、八卷的時候吧,阿澤帶武藏還有鐮倉三個人去看和彥的比賽,看得出來他們對和彥真的非常了解,對他實力的信任,而比賽結束後特意對瑞穗隊員的忠告怎麼看都很有兄長的氣場wwwww
尤其是武藏那句"和彥也不是輸了也沒關係",給建言的目的是為了和彥在新的球隊也能好好發揮,比起瑞穗成員的不可靠,天童寺成員太有安全感了啊!和彥以前在那邊就好像弟弟一樣XDDD
對話來自漫畫,我只是加了點腦補內容進去(羞)








3. 澤登x和彥


男子宿舍的信件是經由舍監統一收存,有時候會委交給宿舍長幫忙分送,澤登一向不會推辭。傍晚練習過後,澤登拿著一疊信件在大廳點收,到中間的時候手指停了下來。

收件人:澤登 聖人
寄件人:哀川 和彥

澤登把信收進了口袋,繼續點著剩下的信件。

回到房間,澤登注意到如月還沒有回來,推測可能又是私底下進行自主訓練。他打開桌燈,坐下來,深深吸了口氣才把收在口袋的信封拿出,撕開黏摺處,薄薄的信紙夾在指間,光影間墨色字跡清晰可見。


「阿澤:

梅子昆布茶喝完了哦~!還會再寄給我吧?會吧?(笑)」


開頭第一句話就讓澤登噗嗤的笑出聲來。



第一部的時候,在知道有個前˙控球後衛我腦海裡就浮現了前飼主的形象。
聽說和彥第一次輸球還特地跑去找他,澤登一整個超在意和彥不需要他了XDDDD
道別的時候就好像情人分離似的XDDDD

而且之後就一直維持著通信啊!這梗超棒啊!
比起藤原果然澤登和和彥這對比較深得我心呼呼呼=///////=








4. 遠野x和彥


房間裡很安靜。

剛播報完今天比賽各場得分結果的電視一結束任務就被關掉,空調細微的運作聲,翻閱雜誌的沙沙聲,沒有人說話。半撐在床上,高階遠野可以說是戰戰兢兢的側首瞄向隔壁床位的人。

哀川和彥躺靠在枕頭上,把電視關掉後很自然的拿起籃球雜誌看了起來,這樣彷彿是在拒絕談話的氛圍中,高階平常雖然嘻皮笑臉慣了,唯獨對哀川不敢太過放肆。

「遠野。」

「是!哀川學長!對不起我錯了請罵我吧!」

高階立刻撐直身體敬禮,反應迅速。

「咦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我果然還是希望學長你溫柔點。」

「只是想澄清一件事而已。比賽前一個晚上,你和我說今天這場和湘南大的比賽,就如同天童寺之於我,是一個必須要決勝負的場合。我不否認兩者的相比,可是有一點你搞錯了。」

把雜誌放到一邊,哀川轉過頭來看著高階。

「我要用在瑞穗學到的方式去打贏天童寺。如果特意用跟對手一樣的方法打贏,就沒有離開那裡的意義了。」

還好你後來恢復自己的風格,並且也贏得了比賽。哀川最後笑著說。看到那個笑容,遠野不但沒有鬆口氣反而更加挫敗的掩面嘆息,「就是冷靜下來想到要是輸了球賽,沒辦法繼續晉級和天童寺一起打入決賽才覺得糟糕透了啊......」

嚴格說來,和湘南的布施對決裡獲得壓倒性勝利的人是哀川和彥。就算拉到自己的領域對決,高階遠野雖然不願承認,和布施的勝負頂多只能五五分。若是依照上半場的任性亂來,最糟的結果是輸掉比賽。

「哈哈哈休息時真的有想過要不要打醒你之類的呢(笑)」

「哀川學長不要笑著說這種恐怖的話啦!平常明明很溫柔的難道是被藤原學長影響了......說起來這個房間的安排總讓我有種走在外面會被人詛咒的不安感......」

「遠野的打球方式我很喜歡啊。」

「咦、欸?話題?」

「這樣就好了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嘛。和湘南的勝負明年也要繼續加油哦。」

「唔哇~!被學長這樣安慰我真的有種詛咒會升級的預感啊!會被人嫉妒的!」

高階遠野打著哈哈掩蓋莫名加快的心跳,心底嘟噥著哀川學長放鬆時候的笑容才是最犯規的。這幾天同房下去,對正值青春年華血氣方剛的自己來說真的沒問題嗎!?

......果然還是去外頭發洩一下過多的精力好了。



其實我很在意第二天這兩人對話提到的按摩是怎麼回事XDDDD
細心按摩、按摩某些地方,遠野你到底做了什麼(爆)
兩人某種程度的境遇相似,瑞穗對他們來說都是一個重新開始的地方,要說的話我覺得這對挺有趣w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注意事項

薄薄酒

Author:薄薄酒
>>


近況:


最近回歸盜墓,可以再戰到2015年!!!
瓶邪一直線
黑邪、花邪單看食用愉快(嚼嚼)

BG向:
黑寧、花秀、二丫都很喜歡www



IWGP*崇誠
はじめの一歩*千一/鷹一/宮一
TQ*嶋兵
我間乱*亂直/我直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灰走
魔王JR*潤安

破刃之劍
ハイガクラ稗記舞詠
鐵壹智


------


DRRR!!首領控不解釋☆君も今日から帝人信者!!゚∀゚

臨帝、靜帝、戦争サンド為主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噗呼呼呼

沒有HIT這種東西

キタ---(゜∀゜)---!!!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