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DRRR!!靜帝+臨帝]一方通行02-07



首先要告知個消息。01那章我食言了沒有補完咳咳...
而且非常不負責任的寫到了想寫的片段後就完全失去了動力。連結尾也沒有(頂鍋蓋)
於是乾脆把之前寫完的稿子一次丟上來這個設定就正式放棄了這樣,就算以後有機會大概也是大幅度翻修吧?現在回頭來看都覺得糟糕透頂這什麼鬼東西.......比起小說更像是設定大綱OTZ||||





02



「竜之峰帝人?」

「是的。請問您是?」

「哈哈,真的有人叫這種名字呢。我是折原臨也,請多指教,帝人君。」

醫務室寬敞明亮,一名穿著白色袍子的俊秀青年微笑招呼他坐在椅子上,帝人能感受到對方鏡片後的目光正不斷打量他,這也讓他忍不住開口詢問。

「請問,新羅醫生呢?」

每個禮拜五他都固定被帶往醫療室作精神評估以及粗淺的健康檢查,也有審視他在這段期間沒有遭受到傷害的潛在目的。之前幾次負責的都是一個戴著眼鏡,個性有些古怪的醫生,第一次見面就笑著對他說希望能夠有機會解剖你的腦袋來看看這樣的話,然後被身邊的蒙面女護士用病歷資料狠狠巴了頭。

「事先知會過了,我跟他調班,為了見你一面。」

「為什麼?這是違反規定的吧。」

「就當跟我聊聊天嘛,Dollars的Boss。」

帝人閉上眼,重新睜開對上臨也的視線相當冰冷。

「你從哪裡知道的?」

除非是更高層的官員......

「就是你猜想的那樣,我的位置的確能夠獲取到這樣的情報。另外還有一點或許有助於你了解情況哦,田中太郎君~」

「......那個私密的聊天室成員截至目前除了我就只有兩個人。」

「所以很好猜的,太郎快猜我是誰☆」

「變態。」

「討厭啦我只是用女性名稱註冊ID而已耶~」

「那就不要用女性口吻講話!」

反正我是變態嘛--撒嬌般的柔媚口吻,手指點著臉頰偏頭微笑的青年儘管眉目稱得上秀麗,意識到個體性別為男的人做出這種動作還是讓帝人感到不適,良好教養讓他沒有過分失禮的轉過頭--儘管他真的很想。

「言歸正傳,帝人君想不想知道上層的人打算怎麼處置你?被冠上那樣莫須有的罪名關進來,你就沒有想過栗楠會那邊的人是怎麼想的?」

的確,是自己太天真了。

帝人不得不承認這點,或許高中生的手段還不足以讓黑道組織的人信任。內亂發生的太過突然,先是黃巾賊的將軍失去聯絡,罪歌的主人失控,最主要大概就是藍色平方的領導者--泉井蘭,和本就有意對抗的矢霧公司合作,所造成的大規模叛亂。

最後的結果令人發笑,混亂間他被打傷,作為頂替Dollars首領的代罪羔羊關了起來,成為這場動亂的唯一犧牲品。如果知道他們交上去的不是什麼頂替者,正好就是Dollars的首領不知道會有何感想。帝人曾無聊的這麼想過。

外頭的幾個心腹不會放著他不管,但帝人擔心的是他們自己安危。以及臨也所提的,本來栗楠會應該是在背後和他們合作的,這次卻完全不動聲色,完全就是靜觀其變的心態。

「大人們真是用心險惡......」

他忍不住孩子氣的抱怨。

「所、以!甘樂我這不是來幫助太郎君了嗎!」

「......拜託了折原先生,嘟嘴跺腳什麼的實在超過我的忍受程度了。」



這之後每個禮拜的療程都是臨也在診療室和帝人碰面,明令禁止他和外界通訊接觸,有了臨也這樣的內部人員,以及診療室禁止非相關人員進入和監視的地利之便,逃脫計畫已大體浮現。

「上級的人並不管你是不是真的Boss,他們只要確認你會死就行了。審判結果肯定只有死刑。」

「只是逃出去並不能解決問題。」

「你好像早就有想法了嘛,Boss~」

「唔,真要說的話,整件事不是有那麼一個犯人明擺在那嗎?」少年露出的微笑乾淨明亮,把白色的Queen往前移。「checkmate哦,臨也先生。」

「我果然很喜歡帝人君呢。」

「請願賭服輸,不要賴帳。說好要告訴我正臣和杏里他們的消息。」

提到最好的朋友,帝人眼神不免凌厲。

啊啊,真是漂亮。臨也承受那樣的視線,一股異樣的興奮感湧上。他伸出手掐住少年纖細的脖頸,速度快的讓對方來不及反應,臉上還是那樣溫柔微笑,與之相反,把帝人撞向桌面的動作卻是相當殘暴。他瞇起眼睛看著帝人急促的呼吸和逐漸脹紅的臉,掌心收緊,慢慢低下頭去,把對方臉上因疼痛而滑下來的汗水用舌頭舔去。

「下次、」

耳邊傳來溫熱呼氣和低聲話語。

「別用那種表情看我呀。會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欺負帝人君哦。」

放開手,臨也坐回辦公椅上,好整以暇的看著帝人爬起來按住脖子猛咳。

「帝人君真是好可愛呢~」

「變態。」

對他讚賞的評語,少年只是擦了擦有些紅的眼角,悶聲回應不知說過幾次而對方也樂於接受的字眼。





--------------------


中間跳過靜帝的部分(喂)
直接進入到行刑前。


--------------------





04



帝人被帶出單獨牢房,交由四名警衛護送,前往刑場的走道空盪無聲,只有監視儀器電子眼紅光閃爍,轉動時帶出機械嘎滋聲響。

事情的不對勁從他們經過通往一般牢房的門口開始。
最初僅是一些細碎聲響,毫無節奏的雜亂匯聚。漸漸的犯人們開始掌握韻律,敲打,高喊,隔一扇門外的空間內迴響著無法估計的人聲動亂

「他、他們在喊些什麼!」

其中一名警衛哆嗦著詢問,沒人回答,他們被這詭異場面震驚的說不出話,猶豫著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前進。身型最為高壯的護衛爆起青筋,猛然把門打開,抱著想盡快結束一切的心態。

在一些乾熱地區或許可以體會到被熱浪侵襲的感受,或者是在海邊被白花花的波浪衝擊而站不住腳,此刻若將聲音具現化成波型,大概也有這樣的程度。

整棟監獄現在已經處於無法抑制的,僅由聲音引發的暴動之中。

恐懼中他們也聽懂了那些人在喊什麼,不是無意義的嘶吼,也不是長串句子叫罵對談,他們只聽的到一個字詞不斷重複再重複。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Dollars!」



Dollars。
外頭世界勢力影響最大的組織。
若說顏色應為透明,融入日常所有的背景彷彿不見卻又知道就在此處。
首領是誰無人知曉。
卻有謠傳、

Dollars首領被這所監獄收押成為特刑犯。


被圍在中間看守的對象,乍看之下態度平靜動也不動。若是警衛尚有餘裕注意到他的細部表情,肯定會不敢置信。就像拿到了這個年紀所能想像到的最有趣的玩物那樣,眼神中透露他正興奮的無法自己。

當然不可能整座監獄被關押的都是Dollars的成員。套用臨也的說法,就是只要一點點好處,和氣氛,這件事情並不難達成。

「因為我對人類相當理解的哦!無論是行動,還是感情。」

該說是自大嗎,但這個人的確有玩弄人心的本事。

好險不是敵人。

帝人透過門縫觀望一牆之隔的動亂,毫無自覺勾起笑容。




05



那是一個從各方面來看都顯得冰冷的空間。

有人替他蒙上眼罩,雙手缚於身後,被帶往一處站定。繩索套入脖頸間,粗糙表面磨得肌膚生疼,最後印象是大片玻璃的反光,那之後想必站著一些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用不知怎樣地表情看著吧。

聲音自後方傳來。

「孩子,向神禱告吧。請神寬恕你的罪。」

那語氣竟帶著戲謔。神父黑髮下的眼眸低歛,狀似替不可饒恕的犯人給予一絲憐憫,只是嘴角揚起的笑意怎麼看都違和、蒙上眼罩的帝人看不見,他聽聲音也能想像。

「你是要我相信這世上有神明存在嗎?我還以為你是無神論者。」

「至少現在的裝扮別人以為我是啊~」

「夠了,你以為那些人聽不到我們的對話嗎?」

「聽不到哦,我稍微動了點手腳。」

「神啊為什麼不是面前這人代替我套上繩索呢?我願用最虔誠的信仰使這心願達成。」

「......帝人君真過份。為了幫你逃脫我可是工作都要沒了呢。」


對話的時間一長,玻璃窗後的人總算察覺不對,開始有了騷動。神父雙手環過瘦小的孩子,懸掛於上的繩索不知何時被利刃切斷,尾端垂掉在帝人胸前。

沒想到會有別的觀眾闖入呢,帝人聽見對方在自己耳邊吐氣說話,滿是抱怨不滿的意味,擁抱力道更緊,接到暗號他此刻也無暇多想,繃緊身體等待情況出現。

巨大的爆裂聲。





06



他沒有接到任何相關通知,好不容易壓下暴動,懷著不安的心情趕往帝人的牢房,乍見空無一人的牢房他內心已有最壞打算,只是等他靜下心來觀察,卻發現不像他原先所想,房內相當乾淨,乾淨的像是沒有人入住過,這也正是違和的地方,竜之峰帝人似乎從未被關押在此,有關這個人的所有物件全數不在,而這種情況出現在關押特刑犯的牢房不只一次,平和島靜雄在任職內更別說沒遇到過。

他往大樓通道衝去,無視下階部署的詢問,和未能處理完的事端。

目標是死刑執行場。

他衝入門內,無視那些人的驚愕和怒吼,他眼前只剩下玻璃窗後的少年身影,套入繩索的脖頸更為纖細、靜雄早就覺得僅憑一手就可以折斷的生命,此時此刻被不是自己的物體纏繞住讓他充滿怒氣,神父憐憫的擁抱似乎是最後信號,靜雄衝上前,拳頭直砸玻璃。

巨大的爆裂聲響起。

接觸當下靜雄立刻察覺到那並非自己的武力所造成,而是房間內早被人安置了類似爆破彈的武器,他沒能免於爆炸的衝擊,被風暴重重推往牆壁撞了上去,只是若因此而不能行動就不會在同僚間成為傳奇的存在,有如動物般靈敏的動作和直覺讓他把傷害減到最低,幾秒的時間足夠他順勢越過破碎的玻璃窗。

那裡除了斷掉的繩索,什麼人也沒有。





07


「現在的情況如何?」

在密道裡換上事先準備好的衣服,帝人向臨也詢問,順便拍開從剛剛就一直試圖纏上的手。

「矢霧那派的新任幹部被鬥下來了,無處可去之際被拉攏到我們這邊,光是她弟弟這枚棋子握在我們手上,計畫根本稱不上什麼難度。」

「外面呢?」

「你學校的後輩非-常盡職的替你打理。」

「幹嘛對青葉那麼多意見。」

「我幹嘛對一個有被虐傾向的死小鬼有意見。」

那傢伙可是你的狂熱信徒呢。臨也眼中閃過一抹厭惡,接著他神色一凜,按住還想說些什麼的帝人,「......有人追過來了。跟著我走。」

前看守熟門熟路敲開隱密藏起的機關,看似盡頭無路,通道響起細微的機械運轉聲,地板打開了一個足夠成人通過的洞口。臨也首先跳下去,在下方一把接住少年。

洞門關上之後不到幾秒,靜雄來到他們方才的位置。

他叼著點燃的菸捲四處觀察,眼神緊盯看不出異狀的地面,隨後用手指夾著香菸朝前方伸直手臂。

「果然。」

有氣流從地面竄出,下面肯定還有另外的通道。臨也大概也沒料想到,把看守所的舊版設計圖記下後燒毀,還有人有辦法憑藉著直覺和經驗追蹤過來。

懶得去找開關在哪,評估一下大概位置,靜雄直接用拳頭往地板砸。無論什麼機關都抵擋不了平和島靜雄的暴力,洞口在粉塵彌漫中以另外一種方式出現在他面前。咬著菸捲,靜雄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他一定要追到。

然後呢?

仍舊穿著看守制服的自己理應在抓到人後把對方關回去,並等待另一場行刑,不會再有動亂產生,也就是說身為帝人的特別看守者,他會站在玻璃窗後親眼看著那名少年被實施絞刑。

他焦躁的加快腳步,只是被懸掛起的少年這個畫面一直揮之不去。

先追到再說。



「警備短時間內還沒辦法追到這裡,趁現在快點出去。」

放倒最後一個人,臨也甩掉小刀上的血跡,縱身蹬上牆面,像隻貓一樣輕盈的躍到了高牆頂端。事先入侵系統,切斷防護網的電流,那些防入侵裝置如今形同虛設。

「最後的突破口也太簡陋了吧。」

帝人目瞪口呆地看著簡單到像是早期落後設備一樣的水泥牆和鐵絲網,和之前被關押的高科技大樓完全不能相比擬。

「因為官方認為一般人不可能突破大樓管制,這裡是唯一還保留過往遺跡的地點,說是保留其實只是懶得拆除而已,那幫人過於自信的下場就是讓我們逮到了漏洞。要抱持著感謝的心情哦。」

他放下繩子讓帝人抓住。



「不許動!」

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咆哮出威脅字眼。

「我對自己的槍法還有點自信。兩個人都一樣,立刻停止動作。」


搭上臨也的手,被拉至頂端後帝人回頭,那個人的金髮在正午陽光下晃得他眼睛發疼,有些看不清。

「靜雄先生……」




08

(空白)(喂)









對啦意思是這個了哈哈哈哈還沒有結尾哈哈哈哈反正想寫的片段都寫了哈哈哈哈哈(被打死)
就這樣打算休養生息(?)直到六月的來臨。
該死的我到底能不能撐過這個月呢時光飛逝可快了呢OTZ||||||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就算只是大綱也好!我看得熱血沸騰雞皮疙瘩亂冒啊!!!
媽媽我以後看不到這麼精彩的同人文怎麼辦!!(掩面尖叫)
尤其喜歡臨也跟帝人間的對峙,臨也壓不下嗜虐心傷害帝人那段我深有同感XD(用力握手)儘管如此帝人仍選擇跟臨也合作,所以我才最愛臨帝這個CP(離題了!!!

各組織間的聯繫與利用的設定也很有趣XD所有人喊起DOLLARS那段我的雞皮疙瘩冒得最嚴重w雖然不是沒有看過這種畫面、聽過牢中的所有人拿起各種手邊能敲的工具用力敲響鐵欄杆、並配上一致的口號,但是這種場面...我不行了(被萌到倒地
感謝阿酒!!(膜拜)
還能看到後續的吧?!拜託阿酒!!就算是大綱也好!!(用力抱住阿酒的大腿)

當然不行也...沒關係的啦TwT(抹淚)
非常感謝您寫了這個萌死人的設定<(_ _)>

>>淡青

唔哇感謝喜歡T///////T
之前一陣子P站出現的監獄題材我就一直在想Dollars暴動的畫面,光想就覺得好激動好想為了首領敲東西吶喊!!!(?)
最開始就只有這個橋段而已,又覺得沒把因果背景交代清楚有點奇怪事實上最後還是亂七八糟的坑啦(爆)
之後應該還是會把中間略過的補上...?
對不起了真是有夠隨性的XD

我覺得臨帝兩人都有種"到最後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的自負感
看他們暗潮洶湧的相處最喜歡了w

是坑也好是大綱也沒關係......
大人我愛死你啦!!!!!!!!!!
感覺一認真寫下去會變成很龐大的故事呢
光看到一小部分我就沒辦法控制一直腦補ˊ//口//ˋ
囚犯什麼看守人什麼逃獄什麼的好萌好刺激啊
超級感謝大人的好文(土下座
補充了能量好開心w

>>cyansheep

作者太混了所以很鼓勵自行腦補呀呼(喂)
這樣的妄想能被喜歡真是太好了呢w
組織間的勾心鬥角人心果然複雜啊比起世界觀這是最難描寫的部分
他們三人身份上微妙的對立和欲以親近的想法我也覺得很棒
不過若換作三人都被作為關押犯人的話...哇嗚似乎是更為糟糕的妄想了^q^(?)

三個人都是犯人的話......哈啊哈啊感覺好棒^q^
可能會像lucky dog或是監獄兔一樣吧?戰爭組的愉快獄中生活?
光想想就覺得歡樂到不行啊wwwwwww(?
不過小靜比較有可能是被陷害入獄這樣,或是公共危險罪ˊ。w。ˋ
而且我突然發現這組要逃獄根本擋不住wwwwwww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注意事項

薄薄酒

Author:薄薄酒
>>


近況:


最近回歸盜墓,可以再戰到2015年!!!
瓶邪一直線
黑邪、花邪單看食用愉快(嚼嚼)

BG向:
黑寧、花秀、二丫都很喜歡www



IWGP*崇誠
はじめの一歩*千一/鷹一/宮一
TQ*嶋兵
我間乱*亂直/我直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灰走
魔王JR*潤安

破刃之劍
ハイガクラ稗記舞詠
鐵壹智


------


DRRR!!首領控不解釋☆君も今日から帝人信者!!゚∀゚

臨帝、靜帝、戦争サンド為主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噗呼呼呼

沒有HIT這種東西

キタ---(゜∀゜)---!!!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