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0

〔DRRR!!All+帝〕各有所願







我說個故事給你聽。

那故事篇幅廣闊的不能想像,蜿蜒出多少細小支脈建構出一個世界,需要耗費一千零一夜去說才能知曉結局是否終如所願。





騎士之章


就像流星划過眼前一樣的速度,捲起大片風沙,快的只暫留在視覺僅瞬間。他來不及許願,狼狽的連同行囊一起往後坐倒。

回過神來他用這輩子所能施展的最快速度轉過頭去追尋那道身影留下的痕跡,煙霧瀰漫,隱隱有個黑點消失在洪荒之中。後來他想夢想就是那樣總在想抓的時候遙不可及,而當傳說有那麼一天就站在自己面前,一方低頭一方抬頭相互而視,他都當錯覺否定以為仍在夢中。

行囊中東西不多,錢財少許,滿懷希望來到這個城市的少年被熱鬧非凡的陣仗嚇到,琳瑯滿目的商品和各種個性的人們讓他眼花撩亂。不待他一一細看,耳邊傳來的是關於傳說的悄聲細語。如同咒一般竄入耳內揮之不去。

被黑霧纏捲著的馬匹一嘶鳴就大地震動,奔馳的速度無人能及,徒留人群在身後揣測想像。馬匹由黑色的騎士駕馭,傳說,傳說那名騎士沒有頭顱,而他所經過之地將會帶來死亡。

是否就如清晨朝霧,飄過去那一晃間再無聲息。

他悄悄抬眼偷覷身旁的黑影,對方表面極其安靜──只是假象。話語不斷透過沙地上顯現的文字傳達。騎士說他這麼多年來汲汲營營的尋找,所尋之物不是希望不是夢想而是過往。那東西滿載著回憶經歷,也僅此才能證明他自身存在價值。

『怕我自己什麼都不是,下一瞬就消失在時間洪流無人記得。』風沙很快的將這段話抹去,他感覺到騎士內心不安躁動。

少年突兀開口,我能看看你頭盔底下的模樣嗎?

騎士愣住,最後緩慢的摘下了頭盔,那裡果真如傳說中的什麼也沒有,空蕩蕩一片能見到騎士背後天空的邊際線隱没於大地盡頭。

少年屏息看著,睜著溼潤的眼睛,開口時聲調近乎啜泣。他說謝謝你,你使我的夢得以圓滿。而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你的存在。

我存在於你的記憶中嗎?騎士問。

是的。少年回答。
而在這裡,有那麼多人同我一樣記住了你的身影。

騎士是這個城市的傳說。

而傳說只要繼續流傳下去就不會消逝。





將軍之章


曾經有個小小的將軍守著一塊領土,追隨者綁上黃色布條彰顯忠誠。他們盤據大街小巷,在城市中揮灑青春時光。少年將軍肆意嬉笑,只是偶爾露出寂寞眼神,巧妙掩蓋在隨風揚起的黃巾之下。

挑染成金髮的少年拉著好友滔滔不絕的傾倒各種資訊諸如冷笑話數個或是如何追到女孩子此類有用的無用的言語組成被黑髮少年逐一過濾最後附和一句紀田君果然還是那麼有趣吶。

真生疏,喊我正臣就不好嗎?揉著黑髮少年的髮,正臣笑顏燦爛的喊,帝人帝人,喊我的名字啊。

這城市充斥著許多有趣的事物,與此相對存在著無數危險的事物,那麼有趣以致於會陷入進去,那麼危險以致於會受到傷害。而我將把你帶在身邊,保護著你。

──帝人,我不會害你。

──嗯我知道。

但你不相信我能保護你。我們自以為是的強加善意試圖保護對方,先是我,再是你,而今又不可避免,說不清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停止這無用的循環。

黃色布條重新綁上,將軍號聚子民,他站在高處俯視那群同樣年輕的臉龐,眸中隱隱有火在燒。

儘管你不聽我話,前行道路與我漸行漸遠,甚至執意不回頭不對上視線。

我們同樣因為無助流過淚,不願他人見到自身軟弱。

這次卻是說什麼也不會放你一個人。





母親之章


鏽蝕顏色的畫面以格數慢速跳動著,唱片跳針似的讓人不舒服,聽久了則覺得詭異,那聲音那影像扒住了內心隨著呼吸脈動起伏上下。

 - - -
|  愛  |
 _ _ _

這是她進場時拿到的節目單,被方框圈住的字四週空蕩蕩,想填補又不知道該填補什麼進去只好繼續空著。她被安置在最角落的座位,視野卻是極佳,而她並不意外整個空間只有自己存在。

持續不斷地不斷地不斷地反覆看著劇幕上演,任憑眼淚滑落只剩麻木。

那不是災難片,只是人生中經過的段落。

慢慢的,她發現燈光稍微明亮了一些。視野清楚後才注意到椅子材質是紅色天鵝絨布。附近還是沒有人,她卻再沒辦法安穩於座──身邊空位突兀的擺了一把出鞘的刀,隱隱作響有如活物,顫動時反射出比燈光更刺眼的鋒芒。

畫面還在繼續,只是出場人物增加了。其中兩名角色開始固定上演。金髮少年和黑髮少年勾肩撘背露出符合他們年紀的燦爛笑容,在螢幕上又大又耀眼。畫面角落貼心的跑出小框框標示演員名稱。

紀田正臣。

竜之峰帝人。

她總覺得還要再添上一個名字,可是畫面上分明只有兩個人。





勇者之章


就在所有惡龍都被消滅的時候,人們開始懷疑勇者其實是惡龍的化身。這謠言越傳越大,滾雪球一樣誰都在竊竊私語交換消息指指點點。

於是惡龍暴怒了。

啊不對其實他真的是勇者,所以句子要改成勇者暴怒了才不會讓人有先入為主的錯誤觀念。

地磚無視於勞動者的辛勞成片掀起,房子不是破了洞就是完全塌毀,更有難以數計的萵苣蘿蔔南瓜飛上了天砸下了地。村民聚在一起發抖,眼睜睜看著勇者單手舉起一條乳牛就要丟──這分明是惡龍麼口胡!

事件最後以砸暈了一個順手牽羊的小偷作收場。勇者叼著菸用墨鏡遮擋刺眼陽光和目光,低下頭發現有人扯著他的衣角對他說謝謝。少年眼神感激又崇敬,拿著錢包怯生生微笑問說可以讓我答謝勇者大人您嗎?

他們去一旁的店舖買了保久乳兩瓶(鮮奶缺貨中),老闆堅持再堅持不收分毫。

之後勇者還是經常化為惡龍咆哮著怒火,唯有在遇到少年無論什麼情況都溫馴的如同綿羊。如此經過無數日夜,有那麼一天他們在街上相遇,勇者厭惡又憤怒的發現少年身後站著一個黑色的男人,靠附少年耳邊悄聲細語,呢喃著惡意。那些話語字字是毒,裹著糖衣顯得甜蜜美好,勇者不需聽就知道。

他跨步追上前意圖攔阻,少年蒼白笑顏只剩悲傷,眼神不若初見時晨星般璀璨,他想抓住少年的肩膀將他護在身後阻擋任何惡意侵襲,伸出手眼前卻是誰也不在。

掌心收緊擠壓空氣,勇者一拳打碎了牆壁。

捲捲頭農夫湯姆大叔是勇者的朋友,他在村莊的邊境叫住勇者問他要去哪裡。勇者聳肩,回過頭來的微笑連同金髮在陽光下顯得那樣張揚猖狂。

「打魔王!」

然後把那個少年重新奪回來。





情報屋之章


三年的時間足夠他說上一千零一個非日常事件蠱惑那名少年掉入更深更深的地方。

結局則終將如他所願。



Fin.





文藝這種東西在第一章就沒了。
勇者小靜好難寫,最後根本就靜帝了我一定是偏心wwwww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阿酒你超棒的
裡面我最愛+最痛的是"母親之章"
最感動的是"騎士之章"
最想哭的是"勇者之章"
然後"將軍之章"正臣超級攻的

"騎士之章"裡的塞爾提+帝人,整個就是很符合原作啊
塞爾提其實一直很徬徨,直到遇上了帝人之後
總算可以肯定自己了
他們2人不是朋友更不可能是情侶
但也不是夥伴,該怎麼說
有點類似貴人?
沒有碰到你的我,之後塞爾提一定會崩潰吧
沒有碰到她的我,最終帝人的心靈會總覺得缺少什麼吧


"母親之章"裡真的真的很心疼杏里
女角全部裡面只有杏里會讓我一直祈求拜託請一定要讓她幸福啊
愛人的基礎一開始就強制在傷害之上
請不要在旁觀者,你不是寄生蟲啊杏里

"勇者之章"整個一直會激發我的後續妄想模式
是說為什麼都是走向悲的呢(被阿酒打死)
雖然小靜後面說是要打魔王
但是我卻覺得魔王是帝人啊(臨也只是道化師)
腦中會浮現穿著盔甲的小靜殺進魔王之城
全身穿著黑色盔甲的超乎常人高度的魔王就坐在王座上
王說:愚蠢的人類啊,想要打敗我是不可能的
勇者說:不用廢話,把你的命給我,你快去死吧
然後2人激戰,就在勇者快要不行的時候,勇者想起少年
並吶喊著我一定會把少年給奪回來,他是如此適合在陽光下燦爛的笑著,我一定會保護他的
魔王的動作停下來了,勇者趁這個機會把矛刺入王的身體裡面
魔王開始敗北,但他的身型開始消散,再那之中顯現出他真實的樣貌
是如此嬌小的少年,是那個他說要奪回來的少年
剛剛那巨大的假象是如此碎弱不堪
少年一面說著不要哭,謝謝你把我奪回來
然後在勇者的懷里消散成黑色的羽毛

.......大概是這樣很誇張又老梗的悲虐妄想(再一次被阿酒打死)
對不起(艸)

這這這麼長串回覆才讓我感動莫名呢QvQ

杏里的確是三人組最讓人擔心的,那種狀態已非她個人意志可以控制...她可以走上舞台,可是刀會在一旁威嚇性的看著
最後還是希望遇到困難時不會是她一個人面對
將軍正臣超有氣勢是因為他在八卷有振作起來呀www奪回宣言超棒www

我自己最喜歡騎士之章,應該說一開始就為了寫這個故事
腦海裡浮現荒漠中騎士捲起風沙與少年交錯而過的畫面,想到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那種路途中領悟到寓意的情節
他們各自尋找,相遇,然後得到

為什麼勇者之章會想哭我邊寫邊笑耶XDDDDD(跟村民一起咬耳朵說小靜是惡龍www)
有想過魔王打一打發現是帝人該怎麼辦...嗯那就BE了(嚴肅臉)
可是可以反過來把道化師打死啊!!!重點就是讓臨也被打死啊!!!請讓勇者抱得魔王歸吧我要看HE啦不管不管(打滾)

这个剧本(?)通关条件(???)是这样的:

BAD END:
最后决战时勇者直接杀死魔王,然后发现魔王的本体是少年.然后...如香佑太太说的一样笑着流泪消失了(咦

GOOD END:
决战到一半的勇者中途跑去做掉了隐藏在一边看戏的道化师,于是魔王的束缚就解开了,最后勇者和少年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喂

TRUE END:
全员和少年友情MAX,BE GE通关后能看到最后的隐藏影像.
魔王之章.



魔王站在他高高的城邦,身后飞扬的披风像阴影一样笼罩了他.


我记得骑士的身影.我记得将军的誓言.我记得母亲的感情.我记得勇者的心意.我记得道化师的话语.

我记得,还是身为少年时的愿望和祈求.



他静默的站在那里,像是在等物语的终焉.


我只是...想建立一个大家都能生存的国度而已.


他看着勇者的眼睛,慢慢端平了手中的剑.





但是我忘了留一个位置给自己.



FIN.

......
好了阿酒你不用看我,我只是来打酱油的.(在别人家里乱涂乱画完后默默偷跑

狐狸!!!!(死命的撲)狐狸你補的章節讓我眼淚都要掉出來啦!!!TA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ㄒoㄒ)////(ㄒoㄒ)////(ㄒoㄒ)////(ㄒoㄒ)////(ㄒoㄒ)////(ㄒoㄒ)////(ㄒoㄒ)////(ㄒoㄒ)//
流矢太太啊
你的TRUE END實在是..........(痛哭)
怎麼辦超符合的
就是因為太符合了所以好想哭
而且整個超有畫面的
這遊戲整個就是虐啊
可惡我真心想玩這一款遊戲了

誰來寫攻略補完啊(看向阿酒跟流矢) (毆)

……對不起我不該點下去的(哭到衛生紙不夠了啦)
同香佑太太說的:誰來寫攻略補完啊(拉沙發看上面)

對不起我來崩的(馬上被揍

"但是我忘了留一个位置给自己"這句台詞

如果沒有前面的台詞再加上換成臨也說的就會變成爆笑劇(正色(被揍

-------------------------------------------

"身為情報屋的我什麼都記得喔~

少年的黃巾將軍、無頭的黑色騎士、懷抱著比任何人都更愛卻無愛的少女、討人厭的惡龍勇者....和那個祈求著非日常一切而成為魔王的少年。

我,什麼都記得喔~
因為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深愛著有趣的人類啊☆"

"為什麼?"清冷的問句。

"大概是這一切的角色都太有趣了吧"男子的笑聲滿是愉悅。

"那你現在的表情為什麼是這樣"

"大概是因為我幫每個人都排好的角色.......
但是我忘了留一个位置给自己"

"還真是悲哀。"

"不、負責下棋才是真正的充滿樂趣啊"

"充滿樂趣的自己一個人坐在這裡吃火鍋啊?"看著男子依舊是猖狂的臉與調笑的聲調,連一秒持疑都沒有的直指中心。
"那還真是有趣呢。"

-結束: D

對不起我去切腹

狐狸狐狸你要為大家的眼淚負責^q^(敲碗等攻略)

換成臨也的台詞就不憫到極點啦XDDDDD
不是忘記留自己的位置而是他們根本沒打算留位置給你吧...一人鍋真是寂寞死了才不會同情呢wwwww
"祈求著非日常一切而成為魔王的少年"
對臨也來說其實是魔王養成遊戲之類的...?(默)

攻略吗...我只能想到临也是一心想玩父嫁结局结果最后超级不悯的永远看魔王帝人最后和别人手牵手HE去了^q^

還真的是完全沒他的位置呢...嗯這個好^q^(喂)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注意事項

薄薄酒

Author:薄薄酒
>>


近況:


最近回歸盜墓,可以再戰到2015年!!!
瓶邪一直線
黑邪、花邪單看食用愉快(嚼嚼)

BG向:
黑寧、花秀、二丫都很喜歡www



IWGP*崇誠
はじめの一歩*千一/鷹一/宮一
TQ*嶋兵
我間乱*亂直/我直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灰走
魔王JR*潤安

破刃之劍
ハイガクラ稗記舞詠
鐵壹智


------


DRRR!!首領控不解釋☆君も今日から帝人信者!!゚∀゚

臨帝、靜帝、戦争サンド為主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噗呼呼呼

沒有HIT這種東西

キタ---(゜∀゜)---!!!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