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DRRR!!靜帝〕巷弄一隅



給、給狐狸的文!(害羞丟)
貓屬性臨也的撒嬌實在是太可愛了!黏糊糊陷入戀愛中的正常臨也這種反差就是戳到我啦!
而這篇就是犬屬性小靜的撒嬌故事。大概。

對不起以下都是我的腦內妄想和擅自設定了、如果感覺違和真是抱歉゚∀゚(臉一點都沒有抱歉的意思)

崩壞注意嘿w






巷弄一隅




平和島靜雄以坐在地上的姿勢張開眼睛。

明明滅滅昏昏暗暗,朦朧液態空間有流光瞬逝,視線看過去什麼都像是假的,扭曲不成形體。

過了一會兒他才連同思緒回到現實。

而週遭殘破並非夢境。

水泥石塊、廢棄物、以及許許多多已經看不出原樣為何的物體四處散落,陽光投射下來造成了無以數計的陰暗面。他同是處在這片陰影中的人型殘存物,不同的是保有呼吸和心跳。這裡沒有其他人。安靜。無聲。他重重往後一靠,敲下了背後磚牆的粉末,試圖釐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拳頭還殘有血跡,痛揍別人的觸感和記憶逐漸被挖掘顯現,靜雄想起不久前他的確是在這個地方修理了一群來找碴的混帳傢伙,工作提早結束的好心情瞬間隨著垃圾桶朝遠方飛去,姿態絶決再不回頭。

理由?沒有理由。來找他麻煩的人沒有理由僅僅只是心情指數過低,平和島靜雄拳頭落下的力道也足夠彰顯這點──心情指數過低的人數還要加上一個。
單方的暴力。
一般人無法負荷的強大氣場。
短短幾分鐘這地方就被劃入了非日常展開的範圍,巷口內外的光與影就是界線。

然後?

靜雄維持坐在地上的姿勢繼續回想。是了,除去被揍飛的傢伙,剩餘的人也都驚恐的落荒而逃。而他目送著那群人的背影只是切了一聲,沒有要追上去的打算。直到怒火褪去他這才意識到自己非常非常想要抽根菸。現在就要。於是他掏出了菸盒──

這是最後的印象。

……菸呢?

沒有咬在嘴邊,也沒有夾在指間。

靜雄轉動頭顱張望,最後在地板上發現一個被踩扁的空鋁罐,還有未能點起的菸捲。看來是不小心跌倒。他伸手去摸後腦杓的位置,不會痛,也沒有腫起來的跡象。

明明撞到短暫失去了意識、儘管只有幾秒的時間,卻仍舊毫髮無損這點,除了某位變態密醫大概沒人會去深究這個問題,事情出現在平和島靜雄身上本就不該用常人觀點去評斷,要不自販機也不會在池袋天空擁有獨特的運行軌道成為當地傳奇。

既然感覺沒什麼大礙就不用去給新羅檢查,靜雄決定待會兒繞到便利商店買點東西就這樣結束一天。除去中間插曲,就結果而言都和他計畫中的一樣。

「──平和島先生?您還好嗎?」

他皺著眉頭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竜之峰帝人背著書包站在巷口,表情背光看不清楚,大概是看見他坐在一堆殘骸之中,聲音溢滿著擔憂。但說不定是錯覺。確定來人是認識的那名少年,靜雄張口,怒意突如其來自身體內部隨著話語傾吐。

「走開。」

帶著他自以為的惡意。

「不關你的事,走開!」

不客氣的出聲驅趕。


──擦身而過的瞬間、那連作出一個表情都嫌勉強的交錯當下。
──靜雄捕捉到一絲異樣。
──他不意外帝人露出錯愕哀傷的表情。
──他意外的是感到後悔的自己。
──那情感鋪天蓋地而來。


「可是、平和島先生您好像受傷了,我只是、」

少年遲疑著站在原地,抓緊書包背帶的指尖用力到泛白,不知所措。

爲什麼?靜雄看著他覺得內心欲發煩躁,爲什麼要擔心、爲什麼要介意、爲什麼不乾脆當作沒看到從巷子外頭走過去就好?

「我叫你走開!聽到了沒有!」


──臉上有受傷過後的疲憊,白色紗布刺目生疼。
──他問帝人復原如何,對方禮數周到淡淡一句託您的福,身體毫無大礙。
──心靈呢?精神呢?非關肉體所承受的痛苦呢?
──靜雄隱約感覺不對,卻想不出哪裡不對。


喧鬧聲只在那瞬間被怒吼截斷在空間之外,一秒或者兩秒後這城市重新邁入了時間運轉的正常軌道,邊角巷弄內再度自成一個世界,外人的目光探索不進,而處在這之中的兩人誰也沒移開專注在對方身上的視線。

帝人邁開腳步,餘響隱沒在胸腔的撞擊聲裡。


──竜之峰帝人越來越常獨自一人走在街上。
──身影寂寞,臉上表情卻是異常淡默。
──他抽著菸在遠方看著,只是在遠方看著、
──就算擦身而過也不會被對方注意到吧一邊這樣想著。


其實他只要站起身來,身上根本沒什麼傷會阻礙行動,只要站起身,離開這個巷道,走出這裡就好。

他看著帝人走到自己面前停下。

伸出手,長度剛好能碰觸到對方制服衣袖,那是他們面對面之間相隔的距離。靜雄仰起頭,只有在坐下的時候他才需要用些微仰頭的角度和帝人視線對上,除此之外他們沒有其他任何話語。


──就像是有什麼再也回不來似的,在那天之後。


帝人拉開不知何時緊攢住他衣袖的手指,用兩隻手反握也僅能勉强包覆。靜雄無法克制的漲紅了臉,他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動作完全不照預期中的行進,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伸手了,體內熱度上升直趨正午時候在天台曝曬而來彷彿血管沸騰的高熱,現正逼近臨界點。

「放、放開、我」

聲音結巴,面色漲紅,以非常人怪力著稱的平和島靜雄硬是抽不回手。

「才不要。」

帶著賭氣和不滿一口回絶,帝人倏地拉高聲音,「怎麼能夠丟著靜雄先生不管呢?」

沒有不同。
這名少年在那之後並沒有任何改變。
被握住的手猛然用力,靜雄輕易的就把帝人扯入懷抱,他把頭埋到對方頸間,露出的耳根熱度未減。

「……名字。」

「咦、靜、靜雄先生?你說什麼?」被頭髮搔癢的忍不住想閃躲,無奈完全掙脫不了,帝人放棄轉而貼住對方,隱約聽見靜雄聲音含糊似乎在說些什麼。「那個對不起我沒聽清楚……」

「以後喊名字就好!」

「是是是是的、」欸?

突然放大的聲音讓帝人下意識回應,等理解了對方語意、知道靜雄在意的是什麼後他忍不住微笑,「那個,有空的話,靜雄先生待會兒要不要一起回去?可以的話最好還是去檢查一下身上的傷口比較好哦。」

他聽見對方悶哼了一聲作為回應。



Fin.





後記:


只是想寫撒嬌的小靜,雖然犬屬性設定已經不知道丟去哪裡,變成在鬧彆扭的小靜了。至於退出Dollars前後帝人怎麼稱呼小靜我也沒仔細找過資料簡單說來就是、嘛不要太在意゚∀゚

下面是沒敢接在文章後面、又捨不得刪掉的補充設定。
沒有要BE的意思所以後面這段看看就好。
(反正角色個性嚴重崩也沒人會當真對吧對吧ヽ(*´з`*)ノ)




帝人在家門前掏出鑰匙,平淡開口,「臨也先生,下次請別再利用Dollars成員對靜雄先生出手可以嗎?」

「咦、我可不知道帝人君在說什麼哦?」

黑髮男人出現在他身後,帶著矯作的語氣誇張表示驚訝,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裡面蹦跳著探頭到帝人面前,感覺有趣的觀察他的表情。

「討厭啦、帝人君生氣了?因為小靜被找麻煩?有什麼關係小靜又不是Dollars成員就這樣死掉也沒什麼不好嘛、話說帝人君這麼親暱的喊小靜名字讓人不高興到想吐呢──」

「靜雄先生是我的朋友。」帝人打斷他,「就算退出了Dollars、我還是把靜雄先生當作重要的人。」

好過份啊我就不是朋友嗎?臨也嗤笑。「明明就一臉難過的樣子,你可是連同組織和身分都被拒絕了哦、親愛的首領大人?」

「──是這樣沒錯呢。」
「那麼、在這之前,還是Dollars成員的臨也先生、」
「能不能聽我一句?」

帝人微笑,眼裡沒有任何光芒。

「請你閉嘴乖乖聽話。」

「……還真是簡明的命令呢。那我就安靜在旁邊看帝人君怎麼繼續這場朋友遊戲吧。」

朋友遊戲這四個字被加重語氣,面對臨也赤裸的惡意挑釁,帝人冷冷的開門走進家裡,把那個男人和他所有的視線思想意圖愛語──即整個存在──全部隔絕於外。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再次看还是超级开心wwwwwww呜哇能收到阿酒这么美的礼物好陶醉wwwwwwwwwwww

我喜欢这样的关系呢,笑.怎么说,隐约有种双方单箭头的感觉.
而小静大概,也被帝人划分在即使你不需要,我也要制造出能让你认同的原来的那个DOLLARS而努力的范围之内吧.
也就是说,很重要的人.

但就是因为太重要了,所以除了隐约的不对劲,其他什么也不能感知到.
也不能说出口.
不可以牵涉进来.
这是我的战斗.
这是我一个人的战斗.
为了我.
也为了你

——哪怕你可能,并不需要,也不希望.

唔哇真的真的你開心就好呢wwwwwww
說起來還是因為你先寫了超級可愛的臨也嘛=//////=

其實有種都很在乎對方但還沒走到真正那一步的感覺?
嗯大概真的是雙方單箭頭w
不管怎樣都是很重要的人呢,為此可以默默努力默默付出,吞下所有的痛苦露出微笑說自己沒事很好
但是一個人的戰鬥太寂寞了
小靜也是,帝人也是
真希望他們是站在一起相互扶持,而不是遠看著對方而已QAQ



最後讓我笑一下www為什麼文章字句裡赤裸裸這個詞會變成*號啦有這麼糟糕嗎我又沒想幹麻wwwww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注意事項

薄薄酒

Author:薄薄酒
>>


近況:


最近回歸盜墓,可以再戰到2015年!!!
瓶邪一直線
黑邪、花邪單看食用愉快(嚼嚼)

BG向:
黑寧、花秀、二丫都很喜歡www



IWGP*崇誠
はじめの一歩*千一/鷹一/宮一
TQ*嶋兵
我間乱*亂直/我直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灰走
魔王JR*潤安

破刃之劍
ハイガクラ稗記舞詠
鐵壹智


------


DRRR!!首領控不解釋☆君も今日から帝人信者!!゚∀゚

臨帝、靜帝、戦争サンド為主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噗呼呼呼

沒有HIT這種東西

キタ---(゜∀゜)---!!!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