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

0305吳邪生賀

扣除掉送人的小段子,似乎是我寫的第一篇黑邪。
用了師徒梗不過我只記得片段而已BUG請無視嗚嗚。
吳邪生日快樂!我請你吃蛋糕!XDDD


tag:黑邪。極短篇。






「這是什麼?」

吳邪擦著頭髮從浴室走出來,就看到桌面上擺了一個大盒子,隱隱散發的甜味讓這段時間內飽受高熱量食品摧殘的身體立刻就警戒了起來。

「驚喜。」

黑瞎子把盒子打開,還發出了鐺鐺的自帶音效。甜膩的鮮奶油和大量水果鋪綴,繽紛可口,但很顯然這並沒有勾起吳邪的食慾,他臉色難看,幾乎是不抱希望地問:「你要吃的?」

黑瞎子正用手撈起了一團奶油往嘴裡塞,而後咂咂嘴,「怎麼可能?給你的。」

不說根本就不想吃,就這麼對待要送我的東西?吳邪抽抽嘴角,想起了一整車的巧克力和洋芋片,一邊不落痕跡地往臥室退,思考著什麼樣的說詞能打消眼前這人瘋起來就喜歡乍看之下沒邏輯但實際上很能把他唬得一愣一愣的行為。

沒等他多想,燈就暗了。

吳邪在黑暗中繃著身體不敢有絲毫大意──果然很快就有什麼東西往他頭上砸,被他在千鈞一髮之中躲過,那暗器還像是劣質品似的掉了部分在他後脖子上,冰涼涼的,吳邪忍不住伸手去摸,有點黏,狐疑地把手放鼻子下一聞──竟然是水蜜桃味。

這下知道暗器從哪來的。也沒等他反應,水果從各種方向投擲過來,一不留神吳邪就被櫻桃砸中了左眼,還挺痛。雖然這和訓練期間的磚瓦比起來簡直是小巧可愛,但想像了一下被水果堵住鼻管而不能呼吸的痛苦,吳邪完全相信他這個師傅有辦法做到這種令人髮指的事情。

吳邪並不是只會坐以待斃,他想起黑瞎子對他說過,既然看不見,那就不要去看。空氣的流動,細微的聲響,都足以判斷情勢,否則一旦落入了敵暗我明的情況根本討不好去。

腦中迅速浮現出客廳佈置以及推測黑瞎子的方位,他盡量輕巧的滾地躲進了牆和沙發間的空處,隨手從地板上抄起了……中午外賣吃剩的便當盒。他不死心地還想再摸點能夠派上用場,起碼比只能用來接水果的容器要好的道具,因為洗澡的緣故他把刀放在了靠近浴室門邊的矮桌上,要被黑瞎子看到肯定覺得他太過鬆懈,如今也只能摸索著往那個方向過去。而蛋糕上的水果總有丟完的時候。

而事實證明他果然是太天真了,當黑瞎子挾著整塊蛋糕從天而降把他淹沒在蛋糕之海中,他首先想到的是:慘了之後的清理誰負責?

他整個人就被由上而下地按住,黑瞎子什麼時候欺近身來的都不知道,脖頸與牆面折成一個不舒服的角度,他像魚一樣撲騰似的掙扎起來卻於事無補,膝關節被巧妙地壓著,還有股酸麻的感覺蔓延到腳尖,最後吳邪頂著一臉奶油放棄了。

「這是在訓練肺活量嗎?我以為你的玩性不會那麼大。」聲音有些含糊,不時還吃進了幾口。

「你在這方面錯誤判斷了我。」黑瞎子說道,制住他的同時還有辦法掏出根菸來點。「我說了,這都是給你的。」

「對,你的確是把那些都用在我身上了。」明滅中隱約可以看見墨鏡倒影下自己狼狽的模樣,吳邪挖苦道,剛洗過的頭髮也不知道是什麼綜合水果口味,全身都是甜的。

「和之前相比起來,一晚上讓你吃掉個蛋糕,還不算太為難。」

「又是什麼增加熱量,讓我維持運動消耗的項目嗎?」選在睡前進食這點真是非常無恥。好在也在剛才的混亂中被糟蹋了大半,吳邪有點浪費食物的心虛,更多的是慶幸。「應該沒剩多少?」

「不多,就你身上的。」嘴邊的奶油被抹去了一點,然後連同手指一同塞進了吳邪的嘴裡。「這樣吃。」

這動作太理所當然,吳邪整個人都愣住,沒有反應 。接著手指從嘴裡抽出來,帶著唾液下滑到了褲檔,穿過兩腳之間停在一個過於隱私的部位,吳邪這才不安地扭動了下。

「或者,用這裡吃。」



END






「對了,你都是被催房租的人,哪來的錢買蛋糕?」

「我偷了你的卡去刷。還買了保險套和潤滑。」

「搞半天都我自己付的!?」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注意事項

薄薄酒

Author:薄薄酒
>>


近況:


最近回歸盜墓,可以再戰到2015年!!!
瓶邪一直線
黑邪、花邪單看食用愉快(嚼嚼)

BG向:
黑寧、花秀、二丫都很喜歡www



IWGP*崇誠
はじめの一歩*千一/鷹一/宮一
TQ*嶋兵
我間乱*亂直/我直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灰走
魔王JR*潤安

破刃之劍
ハイガクラ稗記舞詠
鐵壹智


------


DRRR!!首領控不解釋☆君も今日から帝人信者!!゚∀゚

臨帝、靜帝、戦争サンド為主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噗呼呼呼

沒有HIT這種東西

キタ---(゜∀゜)---!!!

連結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