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

[黑寧]Love Scenes


我真覺得這一對可以很色情,可以很暴力,當然也可以兩種一起來XD

年齡限制的情境描寫注意。CP注意。
其實有點想寫寧黑






醒來的時候房間一片昏暗,廉價又充滿鄉土氣息的碎花窗簾拉得結結實實,憑他的眼力還能看到上面有一大塊不知怎麼沾上的汙漬沒洗乾淨。室內昏暗,一點兒自然光都沒有,從慣常的生理時鐘他判斷還不到五點。

他能感受到下身有種躁動,男人早晨都會遇到的事,他漫不經心地伸手探進寬鬆的棉褲頭,訝異了一下裡面光裸的情形,握住那物事就揉動起來,一邊還頗有興致地觀察起房間的布置,好像能在那隨處可見的裝潢之中看出一個火辣美女似的。

就在他視線從斑駁的牆紙移到床邊桌櫃上掛著的一件胸罩──還是黑色蕾絲花邊──不禁一愣。

呦,還真給他看出個美女來。

方才他愣是沒朝這邊的方向看,加上被單底下的人呼吸清淺,幾乎給忽略了過去。不免好奇地上下打量,床邊人有大半的臉埋進了枕頭,美好身型在床單下輕微起伏,僅勾勒出一個曲線就足夠遐想連篇,做為一個晨勃幻想的對象太足夠了。

於是他稍微側過身,讓自己能夠正面盯著美女的臉。或許是目光過於熱烈,女人能見到的那側睫毛顫動了幾下,睜開眼的眸子水光瑩潤,矇矓誘惑著,但也不過幾秒就恢復了清明,像是注意到他的視線,女人慵懶地側過身去看他,脖頸帶動肩膀彎出一個美好弧線,而美女的長相也因此一覽無遺──他忍不住吹了聲口哨,這妞長得也太他媽正點。昨晚一起睡了?這麼好的回憶畫面他搜尋了半天腦內怎麼硬是沒挖出一星半點來著?

昨晚和接頭的人去喝了幾杯,席間插科打諢,葷段子一個接著一個,他嘻皮笑臉地從喝上頭的那人嘴裡探出不少口風,離去時頗好心地翻出那人的皮夾把所有能看見的紙幣都掏出來放在吧檯說他請客,並在歡聲雷動中悄然地離開。

後來他回到了下塌的旅館,破舊骯髒的住處唯一優點就是價格便宜,他打著酒嗝甩著房門鑰匙,要不是有點尿意他還想放聲唱首歌。回到房間,舒爽地放了水後又順勢淋浴洗去滿身酒臭,他擦著頭髮正想躺下就聽到了敲門聲。酒精沒有麻痺他的神智和敏銳,但從面上絕對看不出他的神經是繃緊的。門外只有一個人,只要不是道上那個鬼神一樣的啞巴張他完全有自信空手對付任何一個前來挑戰的人。

拉開房門,他斜靠在門框上露齒一笑。

「美女,有事嗎?」

記憶似乎到此就為止了。

他一邊扼腕著,擼管的手不自覺得用上粗魯到有些發疼的力道,像在埋怨自個兒,也不曉得是針對警惕性還是記憶力的那一部分。意淫了半晌對方轉過來目測起碼有D罩杯的胸部,他更是哀嘆自己那罷工不知去向的海馬體──學學您老的兄弟啊別這麼不給力。

女人大概是膩了他無止盡的機械動作,起身離開床鋪,絲毫不顧外洩的春光,他估量著對方對自身魅力掌握得一清二楚,也就肆無忌憚地改看圓翹臀部走動時的晃動,被單在手的動作下起伏規律,時而猛烈。

女人走到了梳妝鏡台的前方,那裏的桌面被他胡亂丟著一個背袋,似乎在裡面給她翻出了什麼咬在嘴裡,又繼續翻了會兒,回身的時候女人動作堪稱專業的握著他放在袋裡的那把槍,指著他。與此同時他也到了頂點,呻吟著射在被單底下,毛髮腿根間一片濃稠黏膩。即便被個陌生又赤身裸體的女人拿槍指著也不緊張──挺香豔的不是?他半喘息著調笑:「美女,早知道你想摸槍,我這還有另一把可以給你選啊。」

眨眨眼,女人的紅唇勾起一抹弧度,笑了:「你不怕?」話語不因為咬著一根菸而含糊。原來不是保險套,他有點可惜的想著,看來是不能在意識清明的時候來一炮了。

「親我一下我就不怕啦,考慮下?」

女人被這話逗得眉眼彎起,持槍的手還是紋絲不動。

「看來沒商量餘地了呢,能讓我問最後個問題嗎?」

「一般說來拖長時間都沒好下場,不過可以,就一個問題。」

「昨晚感覺怎樣?」

「這應該我問,」女人風情一笑,「是我上的你。」


畫面定格在槍口迸發出的一抹烈焰。






「卡!」

隨著導演的一聲指令,助理雲彩匆忙地上前將事先準備好的袍子給阿寧穿上,點菸用的手槍已經沒有冒火了,但槍口還是燙的,算準了這點阿寧直接把槍給扔了出去──目標床上那人的頭。

「寧姊那個不能摔壞啊下一幕還要用!」隨著這聲慘叫,黑瞎子從容不迫的抓著握把接下槍,遞給在旁邊緊張兮兮幾乎要哭出來的吳邪。吳邪抱持著讓兩人遠離武器就是珍愛生命的道理立刻把槍接過藏在身後,然後被另一名演員張起靈悶不吭聲的拉到遠處,退開戰場。

「幹麼那麼生氣,摸一把又怎麼了。」

臥槽。這大概是場內僅有的幾名男性同胞的感想──除了黑瞎子和張起靈。

「你以為我是氣這個?」阿寧冷笑,「就當是進入角色我也不介意來點輔助動作,但你他媽的在我腰上寫『午餐便當是青椒肉絲炒飯耶我聞到了』!我管你午餐吃什麼!」

「原來你有猜出來啊,還想說怎麼都沒反應,我好傷心。」

「媽的不要攔我讓我揍那個傢伙!!!」






其實是不小心跑出來的一個寧黑(!?)小劇場:

──旅館,床上,赤身裸體的兩人。

黑:「怎回事?這是要負責的前奏?」
寧:「是我上你你緊張什麼。」
黑:「那你也要對我負責啊~」(掩胸嬌羞笑)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發表留言

secret

COMMENT

之前看了一次再看一次
這怎麼看都是寧黑哪來黑寧這等詐欺?!

Re: 沒有輸入標題

> 之前看了一次再看一次
> 這怎麼看都是寧黑哪來黑寧這等詐欺?!


因為我覺得直接寫寧黑也會被說是詐欺啊(委屈臉)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注意事項

薄薄酒

Author:薄薄酒
>>


近況:


最近回歸盜墓,可以再戰到2015年!!!
瓶邪一直線
黑邪、花邪單看食用愉快(嚼嚼)

BG向:
黑寧、花秀、二丫都很喜歡www



IWGP*崇誠
はじめの一歩*千一/鷹一/宮一
TQ*嶋兵
我間乱*亂直/我直
風が強く吹いている*灰走
魔王JR*潤安

破刃之劍
ハイガクラ稗記舞詠
鐵壹智


------


DRRR!!首領控不解釋☆君も今日から帝人信者!!゚∀゚

臨帝、靜帝、戦争サンド為主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噗呼呼呼

沒有HIT這種東西

キタ---(゜∀゜)---!!!

連結

加為好友